260件良渚玉器首次大展

2021-08-17 23:55

  7月16日,观众在故宫武英殿参观良渚古城遗址出土的“钺王”。A06-A07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

  刘斌 1985年8月,刘斌从吉林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当时浙江所并不是考古热土,但时任系主任、后来的故宫博物院院长张忠培先生告诉他,长江下游是个独立区域,文化面貌单纯,做考古是块好地方,可以很快熟悉入门。从刘斌入职的第二年开始,良渚重要遗址如井喷般出土:1986年,反山遗址发现,举世著名的良渚大墓——反山12号墓现身,至今个体最大的玉琮和玉钺出土;1987年,瑶山遗址发现,确认了11座良渚大墓与祭祀址;1987年及1992-1993年通过对莫角山遗址的发掘,确认了大型宫殿基址;2007年,良渚城墙被找到,良渚古城重现天日。

  “良渚古城遗址”在列入世界文化遗产10天后,良渚古城遗址出土的众多玉器汇集故宫展出。良渚文化玉器以其数量之多、品类之丰、雕琢之精,达到了中国史前玉器文化的巅峰。汇集了全国17家文博单位的260件(组)馆藏珍品,是良渚古城遗址申遗成功后首次隆重亮相。

  良渚考古领队刘斌介绍,良渚遗址发掘最重要的经验是考古与保护并行,这成为申遗的重要基础。

  新京报讯7月6日,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第43届会议上,“良渚古城遗址”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第55项世界遗产。7月16日,“良渚与古代中国——玉器显示的五千年文明展”在故宫博物院武英殿开幕。此次展览汇集了全国9个省市17家文博单位的260件(组)馆藏珍品,是申遗成功后首次隆重亮相。展览将持续到2019年10月20日。

  琮,首创于良渚文化,为高等级贵族所有,在后世文化中被承袭。出土于良渚反山十二号墓的这只玉琮,高8.9厘米、上射径17.1厘米-17.6厘米、下射径16.5厘米-17.5厘米,内圆外方、中部贯穿,四角刻神人兽面纹,是迄今为止雕琢最精美、品质最佳、体量最大的玉琮,堪称“琮王”。玉琮在良渚文化时期是沟通天地人神的礼器,蕴含着良渚先民的宇宙观念和精神信仰。

  除了此次的良渚玉器展览,大家还可以去良渚遗址现场参观、旅游。去年,良渚古城改陈后重新开放,一年来已经超过100万人次参观了。现在良渚遗址公园也开放了,可以立体地让民众感受良渚文化、文物、考古等方方面面。在良渚遗址现场,可以说,是最能增强对五千年中华文明源头的了解的。另一方面,良渚文化已经写进越来越多的教科书和各种各样的乡土教材,对于文明的传承是非常有效的。

  “良渚与古代中国——玉器显示的五千年文明展”在故宫开幕,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良渚考古遗址发掘领队刘斌随文物来到北京。经历了良渚考古发展最快的30余年,以及良渚古城重要考古发现和申遗的全程参与者,刘斌认为,良渚遗址发掘最重要的经验是考古与保护并行,这成为申遗的重要基础。他说,“目前我们对于良渚的了解还是框架性的,对很多细节尚不了解,诸多未解之谜需要持续的考古发掘来解答。”

  刘斌:良渚是几代考古人一点点挖出来、研究出来的文明,我知道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我们是如何把良渚文化从几个点到几十个上百个点,再到整个良渚古城和水利系统逐渐找出来,并逐渐研究明白的;是怎样把良渚文化从以陶器石器为代表的新石器时代,到以玉器和大型墓葬为代表的复杂等级社会的文明曙光时代,再到以古城和大型水利工程为代表的古王国时代,一步步寻找发现和研究出来的。

  刘斌:30多年来,良渚遗址考古与保护并行。1986年,反山遗址发掘时,作为考古工作者,我们做了保护性发掘,清理完墓葬后,马上对墓坑进行了填沙保护。我们还积极呼吁当地政府保护,当时的余杭县很支持,把这块地征了,成立了文保所。1987年瑶山发掘后,也实行了征地和回填保护。1987年老104国道拓宽工程中,发现了大观山果园有良渚文化遗存,所以交通部门主动改道。1991年发现汇观山祭坛墓地,也进行了征地保护。1992年莫角山遗址核心区的沙土广场发现后,当地印刷厂搬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