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海事法院湛江法庭负责人文静:16年来承办案

2021-08-29 12:08

  海上多风浪,常令人望而却步。然而,有位女法官,十几年来如一日,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始终坚持用司法护航,让大海宁静、让司法温暖,可谓是乘风破浪的姐姐!

  2005年,法官文静加入了广州海事法院审判队伍,正式在我国的南海岸线上与海事司法结下不解之缘。多年来,她一直扎根广州海事法院湛江法庭,工作在海事审判的基层第一线亿。

  在和文静法官聊天中,她谈到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办理原告某港口有限公司与被告某航运有限公司港口作业纠纷一案。那时,她进入广州海事法院不久,之前都是在地方中院审理案件,从未去过海边现场勘查。案件的原告主张从被告船舶卸下的货物当中混有的钢条插入原告卸货皮带机中,导致皮带被撕裂1000余米,造成原告损失达180多万元,被告则抗辩钢条的来源并非来自于船上,双方争持不下。文静法官以审慎的态度和公正的办案立场,组织双方当事人到事故现场勘验。来到海边后,她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孩子,竟然冒险爬上高达30米的卸船机,仔细观察了从抓斗抓取货物到货物运转到堆场的每一个环节,从卸货现场的具体操作流程对于钢条的来源作出基本的判断,为矛盾的化解打下坚实基础。

  30米相当于10多层高楼,这要克服恐高还有海边的风浪诸多因素,才能爬上去。当事人看着她清瘦的身影,心中肃然起敬。这起案件最终在文静法官主持下达成了和解。

  文静其人,就如她的名字,文文静静,柔柔弱弱。当问及爬上那么高的卸船机有没有胆怯时,她回答说:平时自己坐过山车都害怕,但那天爬卸船机时,想到自己职业所系,就有了胆量,我想,就是300米我也要爬上去,因为不爬就不知道真相!

  在审理原告魏某某诉被告黄某某、交通部某某局海上人身损害责任纠纷一案,开始原告是父子俩一起来立案的,手里什么材料也没有准备,就给法官看他受伤的手,说是工作中受伤的要求赔偿。问他们老板是谁,是不是承认这个伤是因为工作导致的,他们只能说出老板的姓,连全名都不知道。问他们有没有向有关部门报案,能够证明他们受伤原因和老板姓名,他们也说不出来,只是一个劲说老板都承认的,但又拿不出什么书面证据。

  经过调查发现,原告是来自河南的民工,没有签合同,也没有受伤记录,这个官司要胜诉难度很大。文静法官心里咯噔一下,这下可麻烦了!但看着那受伤的手,心中不免五味杂陈,不是滋味。文静想,如果这些问题解决不了,那学法律又有什么用?

  接着,她又细细询问他们工作地点在哪,工地上有没有什么标志,受伤时有什么人在场可以为他们作证等等,在他们的描述中得知在工地上立着的项目牌上写着承建单位,是个国企单位,考虑到国企管理比较规范,如果原告确实是在工作过程中受伤,一定不会推卸责任。经过多方协调文静终于联系上这个单位,在了解情况后这个国企单位也发扬了他们的担当作为,主动出面进行了和解,原告也如愿拿到赔偿。

  文静谈到在案件审理中会常遇到如魏某这样的,心里都非常触动,针对,她加强立案前的指导工作,对于当事人主张不清楚、有矛盾、提交证据不充分的,通过诉讼风险提示等方式引导当事人形成合理的诉讼预期,平衡当事人诉讼能力的差距。

  在办理一宗涉及印度、伊朗、巴拿马等国家和中国内地及香港地区的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一案中,原告在诉前申请查封了涉案货物铁矿石,产生了巨额的堆存费、杂项作业费和海关滞报金,因为当事人众多,五方当事人来自五个不同国家和地区,众口难调,无法就货物的处理达成一致意见,眼看损失一天天扩大,原告心急如焚,向法官求助。

  文静心想如果等开庭判决后再处理被查封的货物,货物的价值可能还不够支付产生的费用,这个案件即使胜诉了也只是一纸空文。于是立即联系各方代表共同协商货物的处理方案。谈判从早上一直延续到下午,不时因交付方式、担保等细节而中断,各方代表也不时将谈判进度向各自委托人汇报,征求他们的意见。因迟迟无法达成一致意见,一方律师因预订航班到时间而离开。如果错过这次大家都在场的调解机会,事后再单独联系各方当事人,更难达成一致意见,因此文静仍坚持向留下来的代表做说服工作,在他同意后马上打电话告诉离开的律师,而且告诉他可以将其他方签好的协议带到机场由其签署。

  律师有感于她的诚意,又同意回到法庭继续调解。其他各方代表对文静的举动颇为称赞,纷纷将预订的航班推迟,最终对货物的处理达成了一致意见,避免了损失的进一步扩大。

  文静的笔记本上有这样一句话:“让人民群众在每个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不是说每个胜诉的当事人才能满意,而是以我们的诚心公平公正的态度让败诉方也输的明明白白、心服口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