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话要说郑松泰被DQ 理据充分不容诡辩温滔淼

2021-09-01 15:43

  完善选举制度后的首场选举──选举委员会界别分组一般选举,将于下月19日举行,政府日前刊宪公布获有效提名的参选人名单,“热血公民”立法会议员郑松泰,因不符合拥护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区的条件,被裁定当然委员的登记无效之余,同时丧失其立法会议席,并在五年内不得参选。

  为此,立场倾向反对派的中大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随即跳出来批评政府今次DQ郑松泰的“最大问题”,是“当局没有解释理据”,令参政者不知“政治红线”所在,日后想参选的反对派更无所适从。与此同时,又有网媒发表社论,声称一些人即使在“修例风波”中或有言行过激,但难保他们如今已经“痛改前非”,而且“心悦诚服”地拥护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区云云。

  其实,这些言论都是诡辩。大家只要稍有记忆,便不会忘记2016年郑松泰曾在立法会会议厅内倒插国旗和区旗,被法庭裁定“侮辱国旗罪”及“侮辱区旗罪”罪成,更不会忘记2019年7月1日暴徒大肆破坏立法会大楼时,曾有短片拍到郑松泰充当暴徒的引路人。

  另一方面,郑松泰曾于2016年出版《由本土民权到建邦立国》一书,其所属的“热血公民”亦曾提出“香港建国”口号。根据《释义及通则条例》第3AA(3)(d)(i)、(ii)、(iii)条,以及第3AA(h)条,上述这些言行均被视作不拥护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区,即“负面清单”列载的行为,被DQ自然是意料中事。

  与此同时,郑松泰在会见记者时曾表示,候选资格审查委员会查询的文件纸张达到一厘米厚,涉及很多范畴,当中便包括上述提及的言行,可见资审会主席李家超在记者会中没披露详情,只是因为详加解释太过费时,并不代表当局DQ决定没有法理依据。

  另一方面,郑松泰倒插国旗在内的过往言行,究竟是否被划入“负面清单”内,则须参照《2021年公职(参选及任职)(杂项修订)修订条例》通过后的《释义及通则条例》第3AA条。是故,纯粹从法理上而言,假如郑松泰在修例通过之后,不去登记成为当然选委,资审会便毋须依法检视其过往有否作出“负面清单”的行为,他亦自然不会因此而根据修例后的《立法会条例》第39(1A)(b)(ii)条,丧失其立法会议席。

  除此之外,蔡子强认为有爱国爱港人士日前撰文“游说”继续参选,另一方却有人参选被DQ,所释出的政治信息“相当矛盾”云云,亦反映其头脑不够清晰。其实大家若有细阅有关文章,便会发现作者决非“游说”参选,而是奉劝对方必须从根本上去掉“拒共”思想,并指出此一问题不解决,的死症难解。郑松泰被DQ一事,倒是说明作者所言非虚,只有彻底摒弃过往的“拒共”思想,才能取得参选资格,为的未来觅得活路。

  说到这里,便不得不提某网媒的社论宣称,一些人即使在“修例风波”或有言行过激,但不能排除他们如今已经“痛改前非”,借此为郑松泰及其他反对派说项。问题是:一个人“痛改前非”,总要有一个公开承认过去错误的过程,然后再以行动改正。如此一来,郑松泰和某些反对派有曾公开认错乎?若然没有的话,自然难免让人觉得,这些人在中央使出“治乱组合拳”之后,言行变得有所收敛,其目的只是为了参选时能够蒙混过关了! 时事评论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