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事论事彻查 警方法理依据充分陈凯文

2021-09-04 18:19

  警务处国安处上月25日去信“”,根据香港国安法第43条实施细则附表五,要求该组织两星期内提交资料。实施细则附表五第2及第3条列明,警务处处长如合理地相信发出有关规定是防止及侦查危害国家安全罪行所需要的,则可在保安局局长批准下,不时借向某外国政治性组织或台湾政治性组织,或某外国代理人或台湾代理人送达书面通知,规定该组织或代理人在指定期限内,按指定方式向警务处处长提供以下资料,包括该代理人在香港的活动及个人资料、资产、收入、收入来源及开支等。

  为此,“”副主席邹幸彤否认该组织是外国代理人,形容指控“荒谬绝伦”。并宣称该组织是港人在1989年自发成立,没有受外国政府或政治组织直接或间接指使,不是为外国利益,只是为香港及内地“民主理念”而成立,又批评警方无限“上纲上线”,滥用国安法打压民间组织云云。

  其实,邹幸彤的言论在法理上并无任何依据。根据实施细则附表五的释义:受外国政府或台湾当局或外国政治性组织或台湾政治性组织直接或间接指使、直接或间接监督、直接或间接控制、雇用、补贴或资助,或收受对方金钱或非金钱报酬,便是外国代理人或台湾代理人。换言之,“”只要曾经接受境外势力及境外人员的资助或协助,或者与其进行任何形式的合作,便符合外国代理人或台湾代理人的定义。

  如此一来,“”为了筹建网上的所谓“人权博物馆”,于去年6月至8月期间,透过国际众筹平台发起全球众筹,最终筹得167.5万元。由于筹款的结束日期,在香港国安法实施后,警方自然可以根据实施细则附表五,调查这些捐款当中,有否收受境外组织或境外人员的资助。假如曾经收受境外捐献,“”自然可视作“海外代理人”。

  另一方面,“”今年8月将有关网站的管理权,交与笔名长平、现居德国的华裔作家张平,以及对方在海外筹组的所谓“学术委员会”,该委员会的成员既有日本人,亦有台湾人和海外华人,即是“”筹建的网站,现正在境外组织的协助下营运。

  换言之,即便“”自称在众筹时并无收受境外的政治捐献,但单凭他们寻找境外组织协助管理其创建的网站,已可视为收受外国政治性组织的金钱或非金钱报酬,符合附表五关于“外国代理人”的法律定义。

  更重要的是,根据香港国安法第29条:任何人或法人组织,请求外国或者境外机构、组织、人员实施,与外国或者境外机构、组织、人员串谋实施,或者直接或者间接接受外国或者境外机构、组织、人员的指使、控制、资助或者其他形式的支援实施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通过各种非法方式引发香港特区居民对中央或者特区政府的憎恨,即属犯罪。

  在此情况之下,“”所构建的网站,如有煽惑他人憎恨中央或特区政府,或激起对其离叛的内容,已是涉嫌触犯《刑事罪行条例》第9条及第10条的煽动意图罪。

  与此同时,“”为免构建含有煽惑内容的网站而承担罪责,于是寻求境外组织及人员的合作和协助,并把蕴含煽惑内容的网站营运和管理权,交与境外组织及人员,便有触犯香港国安法第29条第(五)款的嫌疑。

  除此之外,根据《公司(清盘及杂项条文)条例》第360C条: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如信纳一间根据《公司条例》或任何《旧有公司条例》组成及注册的公司,假若是《社团条例》所适用的社团,其注册或注册豁免本可根据该条例第5D条取消者,或是保安局局长本可根据该条例第8条禁止其运作或继续运作者,则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可命令公司注册处处长将该公司自公司登记册中剔除。

  换言之,“”作为一间担保有限公司,单是他们让境外组织或人员协助营运其筹款创建的网站,已属《社团条例》第5D条或第8条所订明的“与外国政治性组织或台湾政治性组织有联系”,而且网站蕴含煽惑他人憎恨中央或特区政府的内容,亦已属维护国家安全所需要禁止的事项,特首会同行政会议自然可引用《公司(清盘及杂项条文)条例》,剔除“”的公司注册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