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情观察坚决打击外国政治代理人杨 坚

2021-09-22 16:05

  保安局局长邓炳强9月10日致函称,根据《公司(清盘及杂项条文)条例》,如果一间注册公司同属《社团条例》所适用范围,而其注册或注册豁免可根据《社团条例》第5D条被取消,那么,保安局局长可依例禁止其运作,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可命令公司注册处处长,将之从公司登记册中剔除,其后刊宪即告解散。

  尽管之前领导层已讨论主动解散该组织事宜,但是,其中顽固派未有心息,甚至公然拒绝警方国安处要求其在9月7日前交代过去8年财政、会议及活动纪录。于是,警方依法拘捕5名常委包括1名副主席。加之之前已被拘捕的主席和另一名前副主席,该组织7名常委均身陷囹圄。在如斯背景下,特区政府依法启动取缔的程序是应有之义。

  特区政府依法取缔的第一个“拒中抗共”政治团体是“香港民族党”。“香港民族党”公然主张“香港独立”。在“拒中抗共”政治阵营中,主张“港独”包括主张以“本土自决”方式通过所谓“公投”来争取“港独”的政治团体和组织,是该阵营的激进或极端派,他们冒起于2014年非法“占中”之后;另一派是所谓“泛民主派”,他们曾经主张以“和(平)理(性)非(暴力)”方式争取香港覆製西方政制而成为变相独立实体。

  即使“港独”显然逾越“一国两制”的底线年前“香港民族党”被取缔颇不容易。首先是香港外国记者会为“香港民族党”召集人提供平台宣传“港独”;同时,若干外国商会公开表示,如果“香港民族党”被取缔则将打击外国投资者对香港的信心。

  时隔3年,“香港民族党”已被扔进历史的垃圾箱,“港独”在香港社会已被人人共讨之和共诛之。公然主张反对国家执政党甚至企图颠覆国家的政治团体和组织,必须或者改弦更张、或者主动解散、或者被政府依法取缔。警方和特区政府在依法启动取缔程序上,较之3年前对待“香港民族党”,展现坚定有力的态度。香港外国记者会和若干外国商会没有发表支持的声音。这一切证明,“一国两制”与时俱进取得了重大成就。

  然而,就在这时,一些人提出两个相互关联的观点。一个观点是,打击“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宜适可而止。尤其,有些人极力要求允许等派代表参加今年12月第七届立法会选举。另一个观点是,应允许香港尽可能少受美英等西方国家打击以确保香港国际金融中心。

  两个观点的共同错误,是错估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性质、形势和趋势。美国阻止中国继续发展以确保其全球霸权的战略是不会改变的。香港国际金融中心是香港的优势,也是中国的优势。尽管美国金融机构和金融资本在香港国际金融市场获利颇丰,但是,与美国遏制中国所要维护的美国国家利益比,不足观也不足道。从全局和长远看,香港社会各界必须抛弃少受美英等西方国家打击而保持既有国际金融中心的幻想,特区政府和金融界必须未雨绸缪,制订应对一旦美国与中国包括香港在金融上脱鈎的预案。

  在政治上,对敌对残余势力网开一面甚至吸纳进政权机构的做法不乏先例,但是有一个基本条件,就是政治力量的对比是敌对残余势力已溃不成军,其头面人物愿意认错改过。而今香港,多年来站在“拒中抗共”最前线的政治团体和专业组织如“民阵”、、教协等固然已陷入瓦解,但是,不能说“拒中抗共”阵营已溃不成军。

  “拒中抗共”政治势力是美英在香港的代理人和别动队。华盛顿和伦敦不甘心其代理人和别动队在香港消亡,会在移居西方国家尤其美英的“拒中抗共”信徒中物色和扶持新队伍,伺机派来香港兴风作浪。

  更重要的是,美英尤其英国过去数十年在香港建制培植一批“拒中抗共”分子,不少至今尚未暴露。此所以中央有关部门领导人不久前公开提醒爱国爱港阵营警惕披上“爱国”外衣的“潜伏者”、“伪装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