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器杂项分分快三优势凸现:2017年拍卖成交170亿

2021-10-23 22:57

  2017年春拍,中国书画的成交额占比为41.54%,瓷器杂项的占比为40.93%,紧追其后。2017 年秋拍,瓷器杂项迎头赶上,成交额占比首超中国书画,在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的数据统计下,瓷器杂项与中国书画分别占据市场的44%和41%的份额。(古玩元素网补充:本统计仅以雅昌艺术网检测中心的数据统计为标本,切勿产生争议)

  本季度共计成交 52,793 件,基本与去年持平,成交率为 42.31%,共计成交 170 亿元,成交额同比上涨 66.66%,比处于市场高峰期的2011年秋季还高了近60个百分比。

  2017年,海内外上拍的中国艺术品成交价过亿元的共42件,中国书画板块占27件,仍占据大半河山。古董板块共13件,青铜器、瓷器各5件,佛像2件、田黄石1件。这样的成绩与历年相比是无疑是最好的一次,也是“大货”现身,价值飞跃的时刻。值得一提的是,北宋汝窑天青釉洗以 2.44 亿元的成交价刷新中国瓷器的世界拍卖纪录。

  这样的结果,一方面呼应了近些年拍行所推出的“缩量增质”政策,另一方面也肯定了瓷器杂项板块在藏家基础上的拓展,以相对持续性的步调保持一个稳定线。此外,在精品高价引得瞩目之外,在数据显示中,瓷器杂项的中端与低端市场起到推动作用。50 万-100 万、100 万-500 万、500-1000 万、1000万-5000 万区间,提升幅度均超过 50%,并且呈递增趋势,其中 1000 万-5000 万区间的拍品成交量提升幅度高达 255%。

  各地区瓷杂板块成交量占比统计中,京津冀地区占有56%,比去年提升率7个百分点,但成交额仅占全国瓷杂的 27%;港澳台地区成交量占有16%,但却包揽了国内 60%的成交份额;这样的态势在2017年春拍中也有所体现,港澳台地区的成交额占比已经过半,并有大幅增长,这与港澳台地区在的瓷杂拍场精彩表现是相呼应的。

  保利拍卖古董珍玩部总经理李移舟对于本季秋拍以及近年的市场表现谈到:2017年古董器物板块,从保利拍卖看到的成绩是不错的。秋拍超过春拍,而且在成交额方面有30-40%左右的增长。从数字上看,说明艺术品市场在这几年中确实有一个上扬的态势。但是这种表现与2009年、2010年的阶段不同,相对明显的还是两级分化。

  精品引起的竞争以及带动的溢价率都非常高,尤其是较少露面的精品,藏家的购买欲很强。中低价位的拍品原来是古董业者参与,礼品市场其实并没有什么变化,成交还是较差的。我们尝试把估价降低一些,以此来吸引买家。从藏家来说,保持有资深藏家参与以及新进入的机构,当然还是以内地买家表现最为突出,香港地区有部分重要藏家在2017年中出现在各地市场,购买自己心仪的藏品。对于拍卖行来说,随着市场的要求度提高,未来在征集高质量货源方面则是更加困难,以便贴近藏家需求。

  过去的2017年,是什么创造了瓷杂市场的高点,又有哪些“价值洼地”等待我们去发掘?

  从数据中看,今年突出的亮点是香港蘇富比秋拍中,北宋汝窑天青釉洗以2.943亿港币的成交价刷新中国瓷器世界拍卖纪录。官窑瓷器还是主力部队,表现稳定。专场中,玫茵堂藏瓷继续发动品牌优势,取得三场白手套。

  在10月3日开拍的“俊雅清凝 — 乐从堂藏宋瓷粹珍”,共推出15件拍品,成交额达到 36,481.50万港币,成交率达到80%。被后人奉为传奇的汝窑,此次以一件北宋汝窑天青釉洗傲然现身。

  1979年香港蘇富比拍出,成为台北鸿喜美术馆藏品,后入台湾著名收藏家乐从堂曹兴诚先生的收藏系列,在其收藏17年后再次拍卖。这件汝窑天青釉洗,直径13厘米,布满冰裂片纹,保存良好,类似的藏品世界上仅存四件。

  拍卖现场大家屏息以待重头戏的登场,拍卖师叫出8000万港币起拍,但价格一路飙升,现场买家与委托展开竞价,直到2.5亿港币的出现,随着时间带来的焦灼感,在20多分钟后,落槌在2.6亿港币,加佣金为2.943亿港币。

  每次汝窑现身拍场总能创造天价,究其原因首先是,汝瓷烧窑时间前后只有20年,存世量稀少。其次是烧制不易,珍品更是难得。汝窑釉层较薄却极为工整,开片精美。此外,在后世的追捧下,汝瓷被奉为北宋最高审美之瓷,在艺术价值上有极大的影响力。

  由曹兴诚收藏的这件汝窑天青釉洗是目前私人收藏中保存最好,品相最佳的一件。2012年,另一件私人收藏的汝窑天青釉葵花洗曾拍出以2.0786亿港币的天价。香港蘇富比于2008年4月中国瓷器及工艺品春季拍卖“逸翠凝芳—日本藏宋瓷及古画”专场中,以6753万港元拍出南宋官窑粉青釉纸槌瓶,创下当时宋瓷世界拍卖纪录。分分快三

  在2017年度拍卖高古瓷成交TOP10中,整个乐从堂专场就占据5席。北宋定窑白釉扣口弦纹三足奁式炉以1500万港币落槌,1810万港币成交位列第五位;北宋定窑黑釉鹧鸪斑葵式盘以1200万港币落槌,1450万港币成交位列第六位;此外,专场中,北宋磁州窑白釉剔缠枝牡丹纹梅瓶与北宋定窑白釉划莲纹葵口大盌均为670万港币成交。

  这说明不仅珍稀的汝窑备受追捧,宋代各个窑口瓷器也自有一群偏爱的受众,各有层级的收藏喜好似乎有望撑起整个宋瓷收藏的价位保障。

  在香港热潮之外,再看北京。北京保利秋拍中推出的“佞宋”专场,成交率达到9成,成交额达到 7,569.30万元。一件元哥窑倭角方洗最低估价只有300万元,但是最后以2645万元的高溢价成交,并拔得本场头筹。元清宫旧藏乾隆御题哥窑贯耳壶以700万元起拍,以980万元落槌,加佣金1127万元成交。

  在2017年度拍卖瓷器成交TOP10中,余下的九位则被明清官窑瓷器所占据。这件被蘇富比专家称之为的“宣德盌王”,早在1963年就已经在东京的国立博物馆展览过,之后长达50多年没有在市场上露过面。现场以6500万港元起拍,最终以2.02亿港元落槌,以2.29亿港元成交,由仇国仕竞得。

  宫廷画师刘寀擅画鱼,或因此造就宋代以来绘鱼藻图之风,自此以鱼为题之水墨作品开始流行。而这次上拍的宣窑青花鱼藻纹大盌,器型正、画意自然、发色艳丽明亮,无论纹样、画工、器形、尺寸,都极为出色,是目前市场可见的最顶级的宣德碗之一。

  11月,佳士得先后于纽约和香港,分别呈献代表了东西方文艺复兴艺术巅峰的两件旷世巨作——达・芬奇重现于世的传奇画作《救世主》,以及世界大型彩色瓷器烧造的先驱、曾缔造中国瓷器拍卖世界纪录的明嘉靖五彩鱼藻纹盖罐。这两件珍罕绝伦之作此前更于佳士得香港艺廊破天荒同时亮相,开启了一场穿越500年时空转换、东西方文明碰撞的精彩对话。

  达芬奇的《救世主》最终以4亿美元落槌,加佣金为450,312,500美元,约合人民币2,957,771,968元,创下拍卖行有史以来艺术品成交最高价纪录。而明嘉靖五彩鱼藻纹盖罐成为佳士得本年度瓷器板块的最高出价,现场以1.2亿港币起拍,在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国际董事张丁元和佳士得亚洲区总裁魏蔚的电话委托两方竞争之下,最终由魏蔚的电线亿港币成交。这件嘉靖鱼藻纹盖罐也成为继成化斗彩鸡缸杯和宣德青花鱼藻纹十棱菱口大盌后,第三件破两亿港币成交的明代珍瓷。

  嘉靖五彩鱼藻纹盖罐原为“暂得楼”胡慧春旧藏,曾先后于1992年和2000年两度上拍,分别取得286万美金(当时折合2230万港元)和4404.48万港元的佳绩,而2000年由乐从堂主人曹兴诚拍下,刷新了当时中国瓷器的世界拍卖纪录。

  作为古董珍玩品牌中的“头牌”玫茵堂专场自推出后已经在各大拍卖公司都取得不俗成绩。就保利来说,今年保利香港五周年春拍中,27件拍品收获白手套。北京保利春拍中,“瑰映如茵——玫茵堂暨欧美搜储康熙、雍正御窑精华”专场作为春拍的首个古董专场推出,44件拍品悉数成交,成交额达到1.1454亿元。秋拍中,玫茵堂继续发力,50件拍品最终收获1.3亿元,成为保利2017秋拍古董之夜的首个白手套专场。

  其中,清雍正玫茵堂典藏珐琅彩粉彩平安春信图碗被重点推荐,不仅是来源可靠,而且胜在品质上乘。作品胎质细洁致密,外壁以洋彩绘梅花、南天竺、水仙,尤其是外壁下侧绘一对鹌鹑相伴,更是栩栩如生。现场以1000万元起拍,最终以4000万元落槌,加佣金4600万元成交,溢价近4倍。

  本年度榜单中还出现的一对“同款”单色釉瓷——双龙尊。佳士得香港推出的这件清雍正粉青釉贴花双龙盘口尊以咨询价形式上拍,现场以7500万港元起拍,从迅速出价到放缓,经过十多个回合的较量,最终以1.24亿港元落槌,加佣金成交价为1.4054亿港元,创造了清三代单色釉官窑瓷器的世界纪录。

  在可考的资料中,目前传世的雍正粉青釉双龙尊只有四件,本次上拍的这一件就是其中之一,也是私人收藏中品相最为完美的一件,另外三件分别是藏在沈阳故宫博物院、美国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及加州陈氏典藏博物馆。这件粉青釉贴花双龙盘口尊,曾于2004年在佳士得拍卖上亮相,并以17,423,750港元的成交价创下当时的清代单色釉瓷器世界纪录。

  12月18日,在北京保利秋拍也所推出了一件“同款”,庆宽家族所藏的清雍正粉青釉双龙耳贴花壶。虽然两者看上去很像,但真不是一件,佳士得那尊高51.8cm,这件庆宽家族旧藏的清雍正粉青釉双龙耳贴花壶尺寸小一点,相差约9cm。

  保利这件清雍正粉青釉双龙耳贴花壶现场以920万起拍,场内藏家和电线万元,超过最高估价,现场买家和委托逐步放缓叫价中,经过二十多个回合的较量,最终3600万元落槌,以4140万元成交。正如李移舟所说:“单色釉瓷其实已经形成了固定的购买群体,好货到了回回抢着买。”

  鎏金佛造像在今年的表现也是非常抢眼。保利香港的“重要藏家珍藏永乐宫廷造像”成为永乐佛造像的燃点。出现一件亿元拍品明永乐铜鎏金大威德金刚,以及两件5000万以上的拍品,全场11件拍品悉数成交。专场来源于同一藏家倾情提供,其中有9件拍品超最高估价,成交额高达3.24亿港币。

  “但是,佛造像板块也出现分化现象。在永乐御制的高价成交之后,再看藏传佛教以及18世纪的京造佛像,与前两年相比进入一个调整期,成交比较沉闷。参与佛像收藏一般是专业买家,但是作品的量以及艺术性看,中等品在调整期中是有机会的。其他领域的藏家也可以注意,质量中上的佛像,目前价格挺合理的,而且比较低。”关于本年度的佛像市场趋势,李移舟谈到。

  可以看到的是,佛教艺术板块已经成为瓷杂板块强有力的支撑点。佛教艺术板块从2011年开始呈现明显出涨势,2011年春拍的市场成交额只有4亿元,而到2015年秋到2016年秋中间的三次大拍是直线年因为较多精品的释出,使得整体占比再次上升。

  3月,纽约佳士得2017纽约亚洲艺术周春季拍卖会上,一尊印度东北部帕拉时期十二世纪黑石世尊观音像以2180万美元落槌,2466.35万美元,约合1.67亿人民币的成交价创下印度及南亚工艺精品的世界拍卖纪录。这位天价“女神”也一跃成为本年度佛造像成交的NO.1。本场印度、喜马拉雅及东南亚工艺精品专场成交总额达到2613.975万美元,成家率78%。

  另一件在“藤田美术馆专拍”中推出的北魏孝昌2年比丘法兴造释迦三尊,最终以584.75万美金成交,约合人民币3752.6万人民币,位列年度榜单第八位。

  10月2日,历经长达十余年的不懈收藏所得的11件(组)永乐宫廷造像,此次在保利香港五周年秋拍中全部易手新主。数量丰富、类别繁多、级别极高,堪称2006年香港蘇富比秋拍推出的《佛华普照—Speelman收藏重要明初鎏金铜佛》之后,最为宏大的一批永乐宫廷造像的集体亮相。

  明永乐年间,曾先后册封噶举派、萨迦派和格鲁派三大教派的宗教领袖为三王:噶举派的大宝法王、萨迦派的大乘法王和格鲁派的大慈法王。此次保利香港秋拍中,胜乐金刚、吉祥喜金刚、大威德金刚对应的正是此三大教派。三尊佛像不仅具有明代宫廷造像共有的文化艺术价值,而且以独特的题材与造型显示了特殊的历史、艺术、工艺和宗教文化价值。

  而且这三尊珍品佛像就出自于2006年的蘇富比秋拍。明永乐铜鎏金大威德金刚以4000万港币起拍,现场买家直接叫价9000万港币,最终以1.12亿港币落槌,加佣金以1.3216亿港币成交(拍前估价:HKD 50,000,000-70,000,000),成为当日最高成交拍品。本尊佛像在2006年的成交价为4100万港币。

  据称,现存单尊的明代宫廷大威德金刚像唯此一尊,西藏布达拉宫也藏有一尊,但配有坛城,足见其珍贵稀有的程度。另外,此像在造型上还有一个独特之处,那就是在其左右腿之间安设了两个小型坐像,这是后代大威德金刚像上少见的特点,体现了明代大威德像独特的造像仪轨和艺术特征。

  此外,现存明代宫廷造像中唯一的一尊胜乐金刚像以200万起拍,5300万落槌,6254万港币成交,位居第二;最后一件喜金刚在现存的明代宫廷造像中四尊之一,造型之复杂仅次于大威德金刚像。这件明永乐铜鎏金吉祥喜金刚以2500万起拍,4700万落槌,5546万港币成交,位居第三。那么,对比2006年的1266.4万港币、1860万港币,11年后的今天,这样的价格几乎是过去的三倍。

  近年来,随着大家对佛教艺术品的关注增多,佛造像从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到蒙古风格、东北印度、尼泊尔逐步向着稀缺性品类和风格转移,这和之前只局限在宫廷御制不同,一方面说明藏家对于佛教艺术、喜马拉雅文化认识的推进,另一方面也说明了藏家的成熟度和市场相连,藏家在个人收藏体系也是一种扩大。

  丹萨替是目前受行家青睐和藏家追捧的佛像艺术品种之一,北京保利2017年春拍上,“自在菩提——中国金铜佛造像、唐卡”专场集中推出了四件丹萨替风格的佛造像,14-15世纪大随求佛母以估价待询形式上拍,800万元起拍,现场买家直接叫价至2000万元,后经过多轮激烈竞价,最终以3450万元成交,拔得头筹。

  另外的三件,14世纪那迦龙王,四供养天女雕刻饰板以及一尊双身四臂上乐金刚,分别以276万元、293.25万元、138万元成交。

  中国嘉德2017春拍“旃檀林——佛教艺术集萃”专场,86件拍品成交总额为9223万元,成交率为88%。作为重点拍品的西藏11-12世纪合金铜释迦牟尼佛站像以800万元起拍,5100万元落槌,加佣金以5865万元成交,位列本年度TOP榜单第三位。

  北京东正春拍,在皇家长物专场9件宫廷御制品中,清乾隆紫金璃玛无量寿佛坐像以1500万元起拍,3400万元落槌,加佣金3910万元成交。波若—佛教艺术专场中,一件藏传佛教14世纪铜鎏金白度母像也以2300万元的高价易手新买家。

  家具板块的突出代表还是在宫廷家具上,北京保利秋拍中,一对清康熙御制黄花梨鸾凤牡丹纹大顶箱柜以9890万元成交,创造了中国古典家具世界纪录。李移舟说,“竞拍特殊号牌需要交付500万押金,当时现场也是有五六个买家争夺,结束后,没有买到的藏家也表示遗憾,就觉得应该再争一口。说明大家还是对几十年难得见的这种精稀品的关注,而且有巨大的资金实力来集中。”

  “禹贡”作为保利古董之夜的最强专场,秋拍中有6件拍品达到千万成交。此次的“重器”就是这对清康熙御制黄花梨雕鸾凤牡丹纹顶箱式大四件柜。这对经典版的黄花梨宫廷御制巨制,自清水山房惊鸿一现后22年后终于现身,引发极大的关注度。

  在当晚的拍卖中,这对传奇大柜以估价待询形式上拍,拍卖师的授权起拍价为4200万元,在现场买家与电话委托的展开的拉锯战中,经过了15分钟的战斗,最终落槌到8600万元,加佣金以9890万元成交。打破北京保利2013年春拍中,清乾隆紫檀高浮雕九龙西番莲纹顶箱式大四件柜9315万元的成交价,创下中国古典家具的拍卖纪录。

  拍卖市场和个人收藏所见的硬木顶箱柜,高度在3米以上,除北京瀚海2004年拍出者外,还有北京保利2013年拍出的紫檀西番莲云龙纹顶箱柜,高325厘米,宽174厘米,高325厘米,以及此对大柜,尚未发现第四例。此外,以凤纹为主题纹饰的黄花梨顶箱柜,目前所知,仅此一例。

  李移舟再拍卖结束后表示,此次的出手主力依旧是国内藏家,他们本身还是在领域中有深入研究的。同时,在家具部分,有新藏家和机构的参与。虽然超过此前的预期,但对于这对顶级的黄花梨大顶箱柜的成交价还是感到稍有可惜,毕竟差一口就可过亿。

  在瓷器杂项年度TOP榜单中,中国嘉德春拍中所推出的清乾隆黄花梨龙纹中牌子大衣架以以咨询价形式上拍,2500万元起拍,3400万元落槌,加佣金以3910万元成交。

  纽约佳士得上拍的明十六/十七世纪黄花梨三足圆香几以584.57万美金成交,佳士得香港秋拍中,清17/18世纪黄花梨圆角柜一对以3610万港币易手。

  回顾2017的上半年,拍场最热关键词其实是“青铜器”。3月17日,纽约。在佳士得洛克菲勒广场的拍卖大厅,藤田美术馆专拍被世界所瞩目,这也与藤田家族藏品的高品质相关。此次的拍品全部来自日本著名的亚洲艺术品收藏家藤田传三郎与其儿子藤田平太郎和藤田德次郎的珍藏。重中之重的就是当晚四件重量级青铜国宝的拍卖。

  专场的盛况被称之为继佳士得安思远私人珍藏专拍后再一次的“空前绝后”。经统计,这场藤田美术馆专拍的31件拍品的总成交额高达262,839,500美元,约合人民币18.117亿元,成交率达93.5%。作为压轴的四件青铜重器的成交额共计125,310,000美元,约合人民币8.63亿元,占本场成交额近一半。

  视之为“王权的象征”的商晚期青銅饕餮紋方尊一出场就开始了争夺战,当晚,这件方尊(估价500-800万美元)以650万美元起拍,最终以3300万美元落槌,加佣金3720.75万美元成交,约合人民币2.51亿元,一举创下高古青铜器的世界拍卖之最。

  拍卖市场中最著名的罍当属2014年由佳士得私洽的皿方罍,是被湖南藏家团体聚资用2000万美元(约1.35亿元人民币)成功洽购,并捐献给湖南省博物馆,与馆藏罍盖正式合体。分分快三而此次上拍的方罍,就艺术性与重要性而言,业内认为这次藤田上拍的方罍并不亚于当年的皿方罍。在随后的竞价中,此件青铜方罍以3000万美元落槌,以3384.7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28亿元成交。另外的两件青铜饕餮纹瓿与青铜羊觥均以2400万美元落槌,加佣金以2712,7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83亿元成交,一并加入青铜器亿元俱乐部。

  纽约佳士得青铜热一直烧到7月,西泠印社春拍唯一存世的南宋宫廷旧藏青铜重器“兮甲盘”的现身再次引发市场对于青铜器的关注。当晚,兮甲盘以1.2亿元人民币起拍,场内买家最先应价,一路加价至电线亿,在两方的争夺中,最终以1.85亿元成功拿下兮甲盘,加佣金后的成交价达到2.1275亿元,成为国内青铜器拍卖的首位擂主。

  至此,2017年春拍的五件重器,刷新了青铜器拍卖的TOP纪录。从海外到内地,此次纽约佳士得藤田美术馆专拍达到近年来青铜器拍卖市场的高点,而兮甲盘作为国内首次的亿元青铜器成交,无疑再次增添了不少热度,这或许对于此前“外热内冷”的青铜器拍卖市场传达出一份积极的信号。但是,精品难得,且青铜的存世量也并不多,加上国内严格的政策限制,对于青铜器的活跃度以及市场拓展还有待观察。

  在瓷器杂项的大类中,在瓷器、佛造像、古典家具这些大品类,还有玉器、文房等工艺品类一直在市场中沉浮,市场主要还是以普品为主,高质量与艺术价值齐等的拍品难得出现。在香港蘇富比秋拍中,中国艺术珍品专场的封面拍品清乾隆御制白玉瓜棱式羊首掐丝珐琅提梁茶壶以6550万港币落槌,加佣金7547.5万港币成交,超过最低估价三倍多。

  玉器板块一直是处于调整状态中,高古玉在海外市场非常活跃,但因为政策的限制在大陆地区无法顺利通行。“明清白玉现在只有几位资深买家系统收藏,其他大批都在停滞状态中,因为玉的材质价值高,就是新品也非常贵。这些明清的玉器艺术品其实也是有待于发掘的大项目,其中摆件、把玩件这些品类很丰富,跨度大,在传承方面和鉴定中也不乏共识,也是可以引起藏家和机构的注意,在资金投资的角度得到重视。”

  此外,明清雕漆在瓷器杂项中处于容易被大家忽略的一部分,李移舟则称,这是他们一直在推动的价值洼地。“在这一年中有几家公司还在陆续推出,雕漆板块也形成了自己的一份买家群体。因为在日本有很多优秀的雕漆的收藏,我们也希望能够回到中国市场上。”此外,其他工艺品板块中,有传承的、质量好的明清掐丝珐琅价格目前还没有在市场中大热,价格偏低,也是藏家考虑入手的一个方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