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贸易顺差创历史新高!年内出口增速会放缓吗

2021-11-10 04:57

  海关最新公布数据显示,10月我国贸易顺差845.4亿美元,同比增加47.5%,创下有历史记录以来的新高。市场人士表示,10月出口额同比增速较上月略降,但仍保持偏高水平,超出市场普遍预期,虽然10月进口额增速出现小幅回升,但当月贸易顺差规模仍创下有历史记录以来的新高。

  海关数据显示,10月我国进出口总值5,159亿美元,同比增长24.3%,环比下降5.3%,比2019年同期增长34.5%。出口3,002.2亿美元,同比增长27.1%,环比下降1.8%,比2019年同期增长41%;进口2,156.8亿美元,同比增长20.6%,环比下降9.7%,比2019年同期增长26.4%。

  出口继续维持强势。数据显示,前10个月我国出口2.7万亿美元,同比增长32.3%,比2019年同期增长32.4%。结构方面,纺服玩具的出口增速在重点商品中相对领先,机电产品出口金额维持稳定,中间品和资本品略好于消费品,金属中间品保持高同比增长,海外大宗需求仍强劲。

  美国是对我国出口拉动最大的国家。分国别看,2020年下半年以来我国出口美国基本保持双位数增长,增速大幅领先于欧盟、东盟等地区。与此同时,从出口金额规模上看,美国也是我国出口的第一大国,今年前10个月我国出口美国金额占全部出口金额的17.2%。可见去年以来我国出口保持高速增长很大程度上源于美国的拉动。

  华泰证券固收团队认为,价格对我国出口韧性的贡献较年初有所提升,但出口数量增速仍保持高位且是拉动出口增长的主要因素。出口最大的风险在于美国商品消费的下滑。尽管短期内欧美购物旺季支撑仍然强劲,但出口订单和生产环节的走弱终将传导至最后的库存和出口环节,出口面临实质性的下行压力。

  英大证券研究所所长郑后成指出,全球宏观经济持续向好,在数量方面对我国出口增速形成支撑。此外10月商品指数(CRB)指数录得58.49%,为近5个月新高,在价格方面对10月出口增速形成有力支撑。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表示,考虑到近期海外疫情有所缓解,贸易转移效应对我国出口的推动作用相应减弱,加之2020年年底出口额基数大幅上升,11月和12月我国出口额增速有可能放缓至10%左右。此前频创新高的月度贸易顺差也将随之收窄。

  此外,在出口额高增速的同时,当月我国主要出口商品数量同比增速变化不大,这种现象在三季度以来一直在持续。这意味着10月出口额大幅增长对国内工业生产的拉动力较为有限,短期内出口额的强劲增长难以缓解国内经济下行压力。

  郑后成表示,9月美国贸易逆差创历史新高的背景下,叠加考虑美国宏观经济向好,近期美国会众议院通过1万亿美元基础设施建设法案,预计短期美国贸易逆差大概率还将继续位于高位,11-12月我国贸易顺差还将位于高位。

  其一,出口商品价格同比的上升。机电类产品是我国出口美国规模最大的产品类别,也是“价涨量跌”特征最突出的产品类别。以HS二位码分类,我国出口美国产品以机电类产品(占比42.5%)(主要包含家用电器、集成电路、半导体设备等各类机器设备及零件)、杂项制品(占比14.5%)(主要包含家具、玩具等)、纺织制品(9.1%)(主要包含纺织材料、服装等)、塑料橡胶制品(5.9%)、贱金属及其制品(5.7%)(主要包含钢铁、钢铁制品等)、车辆船舶等运输设备(4.6%)(主要包含汽车)为主,上述六类产品今年前九个月出口金额合计占我国出口美国金额的比重为82.4%。

  此前报告指出机电类产品受全球“缺芯”影响,出口呈现较为突出的“价涨量跌”特征;家具类产品出口同样呈“价涨量跌”,或受原材料价格上涨、限电限产的供给约束。可见,价格同比的上升是近几月我国出口美国维持高增的重要支撑因素。

  其二,美国港口拥堵+企业加大备货的循环促进。自2020年下半年以来,我国对美出口金额同比显著超过美国自华进口金额同比,这便导致中国对美出口金额(由中国海关总署披露)与美国自中国进口金额(由美国商务部披露)之间的差额扭负转正,这是自海关总署披露数据以来的首次。理论上,由于中国对美出口金额以离岸价计算,比美国自中国进口金额少计了运输费、保险费等费用,因此两个口径贸易额之间总是存在一个轧差。

  一是大量货物堆积在美国港口无法入关卸货。据《商业杂志》(Journal of Commerce),美国9月从亚洲进口的集装箱总量接近160万标箱,比130万标箱的历史平均水平高出近20%。与此同时,根据洛杉矶港官方的Signal平台的数据显示,10月下旬在洛杉矶锚地到泊位的等待时间达到创纪录的12.9天,比9月初再增加65%。由于港口运输效率大幅降低,美国进口商需调整其补库周期,可能提前释放其进口需求,从而造成港口拥堵+企业加大备货的循环促进。我们推测大量货物堆积在港口无法入关卸货是美国自中国进口货物金额少于中国出口至美国货物金额的原因之一。

  二是中美进出口商为了税收问题而虚报进出口货值(参考2021年6月美联储经济学家Hunter Clark和Anna Wong在美联储委员会网站发表的研究报告)。即美国进口商为了规避美国关税而少报中国进口商品货值、中国出口商由于中国政府改变了税收优惠政策而多报出口。

  基于上述分析,我国对美的强劲出口将维持至何时取决于美国港口何时疏散、供应紧张何时缓解。一方面,据加州长滩港执行董事,美国港口拥堵将持续到2022年夏天;另一方面,供应约束主导的“价涨量跌”可能持续至2022年一季度。因此我国对美国出口金额在2022年上半年以前仍将保持韧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