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嘉德2021征集近现代字画黄胄拍品回顾

2021-08-12 12:17

  黄胄是我国20世纪中后期最有影响的画家之一,他笔下的人物画、动物画意态生动、简括传神,富有浪漫的生活气息和时代感,在中国画的绘画语言探索方面获得了巨大突破,开中国画坛---代新风。黄胄擅以速写画法作国画人物。他善于抓住人物和动物的瞬间动态和表情,以迅疾的速写笔法一挥而就,使画面变得爽劲利落,这与学院派以素描参与国画创作的方法以及传统的写意笔法均判然有别,黄胄独辟蹊径却难能可贵地在高度写实的基础上实现了极具写意精神的气韵生动,使人如闻其声,如见其人。

  此幅《欢腾的草原》绘制于1981年,表现的是新疆柯尔克孜族人民正在进行传统体育项目一一“马上较力”的活动场面。画面中,众多人物与动物一一七位女性、九条牧羊犬以及八十多匹骏马一一通过艺术家的精心布局与传神刻画,和谐而又充满内在张力地再现于巨幅画纸之上,组成了一幅洋溢着乐观主义精神,豪迈欢快的节日盛景,如此精彩的巨幅作品在黄胄的绘画生涯是非常少见的。

  黄胄当时为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一共创作了两幅《欢腾的草原》,其中一幅现悬挂在钓鱼台国宾馆接待外国元首的18号楼,另一幅则在1984年由国家领导人作为国礼赠送给当时来访的美国实业家哈默博士。

  这两幅作品尺寸相同,但画面构图、形象的塑造处理、笔墨运用上存在一些差异。后者在画面中心的较力妇女、左右两侧的围观对望妇女的布置上十分讲究,更具有视觉平衡美感,较力妇女及骏马的动态处理上更为到位与舒展,面部表情更加丰富传神,笔墨线条、颜色运用更为谨严,至于次要人物及所骑骏马的描写也更为细致,草地及远景马匹的处理亦是如此,更加真实生动,更加耐看。

  此幅《日夜想念毛主席》与他较早创作的同类题材相比,背景不着一物,主要形象却更为突出。全幅线条流畅,色彩明快,人物鲜活,库尔班大叔朴实豪爽的性格和心向北京、思念毛主席的内在情感刻画入微,跃然纸上。毛驴笔墨简约,或黑或灰,浓淡有致,自具天然墨韵,毛驴的朴拙稚气活灵活现,传递出极具韵律的新疆风情和欢快喜悦的氛围。

  本作品表现军民联防,黄胄曾做过同题材作品数幅,最早的一幅作于1958年,题作《祖国的眼睛》。此后此题材的作品更名为《巡逻图》,其中一幅是越南共和国主席胡志明点名让黄胄画的。1962年元旦前后,黄胄又画了二三幅《巡逻图》,此作为其中之一。

  本幅以仰视角度突出表现了几个巡逻军人骑着高头大马行进在风雪弥漫的荒原上的情景,构图饱满,色彩厚重,在浑莽的视觉中蕴含着一种巨大的张力,相较于1958年的《巡逻图》更为深远老辣,空间感的处理更成熟,整幅传达出一种波澜壮阔、扣人心扉的气魄。他的造型能力、用笔,他的身体状况,都在这张画上表现出来。

  《草原颂歌图》应该是黄老70年代的代表作,是一张非常有时代印记的特殊作品,非常珍贵。画作非常有生活气息,非常生动。比如画中女主角不仅仅手做出各种动作,脚也在动,一边唱一边跳,非常有动感。而其他画中人的姿势,一看就是生活中来的,如果没有丰富的实地生活经验,这种姿势是能想象和编造的。类似细节在画中还有很多,比如右下角有一个姑娘在拿本记谱,手还配合歌者在打节拍,身边人的动作都是艺术家精心安排和策划的。画中的这位女主角的衣着,在我的印象里起初应该不是这样的。或绿或黄,但黄先生总觉得在画中不够突出,于是涂白,再染成现在的粉红色。《草原颂歌图》场面很大,很深远,他也用了很多带透视的“S形”推到空间里头,层层迭迭来烘托这种深远感,这些都是传统绘画里没有的,而是黄胄先生自己摸索出来的方法。特殊的是,由于这张作品创作于文革刚结束,黄胄先生在创作完成后并没有以本名落款,而是以“子蓬”这个化名落款,也极为少见。

  本幅《高原子弟兵》完成于“1962年10月”,那时的黄胄年轻,精力充沛,有丰富的生活积累和从事美术宣传工作的经验,加之以前创作的数幅作品,使他在创作这张作品时能够驾轻就熟地处理构图,妥帖地安排众多人物,而且可以看得出他对里面所有的人物非常熟悉,这得益于其日常做了大量的素描写生。写生在创作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速写在黄胄的绘画艺术中更是重中之重,可视为其艺术生命之所在,没有黄胄的速写,也许就没有黄胄的国画艺术。他的写生作品量极大,可惜的是,在“文革”中被迫烧掉的速写有一大筐,计上万件作品。

  黄胄以饱满的热情创作了《民族大团结》,整幅画面保持了一气呵成的气势,糅粗犷、泼辣的速写线条于国画用笔之中,既保持了速写中的鲜活与激情,又加强了水墨语言的表现性,增强了笔墨的张力,使画面飞动而热烈。

  整幅画共有四十多位人物形象。从服饰上,能辨识出这些人物中有维吾尔族、彝族、苗族、瑶族、侗族等人物。画面人物众多,但主次分明,主角是位于最前方的三位跳新疆舞的少女和老人,旁边有弹琴者、鼓手、吹唢呐和笛子的几位热情洋溢的伴奏者。优美的舞姿和音乐吸引了各民族兄弟姐妹,他们或盘坐、或站立、或鼓掌、或交谈,陶醉其中,展现了和乐融融的氛围。黄胄在这幅作品中对细节和动态的精确把握,使这一舞蹈场面具有了扑面而来的鲜活气息,产生了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1976年在中国近代史上是一个多事之秋,却也是历史的一个转折点。但对黄胄来说,有一点是非常庆幸的,那就是又能画画了。这一年黄胄的创作如雨后春笋,佳作频现。《曹雪芹》《日夜想念毛主席》《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等名作都于此年完成。

  此幅《飞雪迎春》亦为此年黄胄完成的巨幅创作,且为画家专为日本长崎“唐人馆”创作的名件。

  我们致力通过自身的资源整合优势,平台资源分享方式,文化藏家的藏品价值,并将宣传,服务,共赢的态度贯彻到底,我们坚定不移地传承和文化发扬中华民族文化,为广大收藏者提供一个行业信息交流共享服务平台。藏品送拍一线拍行嘉德、翰海、保利以及全国国有文物商店交易会、友好合作。(scjy18 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