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新 我在“宫”里学字画笔墨纸砚香已备齐

2021-08-27 07:34

  《我在宫里学字画》由故宫宫廷文化出品、有礼有节品牌设计承制,为纪念紫禁城六百年特别呈现。

  这是一套以故宫博物院馆藏的传世书画、御笔经文为原本打造的宫廷习字、作画、抄经全体验套装。

  套装以习字+作画+抄经为核心,搭配一整套宫廷文房用具,让我们在开箱的第一时间,就可以静坐下来。

  一边点染挥毫,感受六百年宫廷人文美学;一边探访跟习字、作画、抄经相关的宫廷故事。

  乾隆帝小时候曾因字写得潦草而被老师“记打三板”,正因为从小在名师的严厉指导习字,不间断的临习名家作品,康熙、雍正以及乾隆等皇帝都有非常深厚的书法功底。

  康熙皇帝极为推崇赵孟頫,他不仅经常临习赵孟頫的书法,也向身边的王公贵族和大臣们推荐,也因此,康熙年间赵孟頫的书法广为盛行。

  套装内也因此引入故宫博物院馆藏的赵孟頫传世书法珍品《真草千字文》和《洛神赋》。

  为了保证作品的完整性,《真草千字文》中的真书(即楷书)部分不做任何删减,整个字帖铺展开来将近3米长,而《洛神赋》全文也长达约2.5米。

  乾隆皇帝则将王羲之的《兰亭序》视为三希堂至宝,他不仅在上面题字盖章,还时常拿来欣赏临摹。

  套装内的书法作品,皆以故宫博物院馆藏的珍贵藏品为原本,经专业编辑制成可供描红与临摹的练字帖。

  然后用七分熟、三分生的熟宣纸印刷,其特点为洇墨慢,极适合用来练习小楷,以及单字较小、笔画清秀圆润的行楷。

  当我们再次提起笔,像曾经的人们那样认真对待一笔一划时,落在纸上的字是拙也好、巧也好,都是美好的。

  临习历朝历代名家的字画,是许多皇家成员的“日课”之一;在临习的时候,往往还有当时最杰出的宫廷画师作为老师,一路指导与点评。

  现在,我们也可以像当年深宫禁苑里的孩子一样,拜大名鼎鼎的宫廷画师为师?

  《宫里画画》国画涂色套装以故宫博物院馆藏的宋代工笔花鸟画、清代宫廷花鸟画和岁朝小品图为摹本,经国画专业人士用白描的方式复刻为线稿,让你零基础也能画国画。

  宋代是中国花鸟画成熟和极盛时期,在应物象形、营造意境和笔墨技巧等方面都臻于完美。其中又以翰林书画院作品为代表。

  精选故宫博物院馆藏的四幅清代画作,其中既有清代宫廷画师余穉的《花鸟图十二开》中的二幅,也有反映清代人文雅趣的《秋花四首图轴》,及反映宫廷岁朝的《清嘉庆•缂丝岁朝图轴》。

  涂色线稿用专业的国画纸张厚熟宣印刷,其特性是不洇水,在绘制工笔画时即便是经过层层皴染,墨色也不会洇散开。

  当笔墨跟曾经名盛一时的宫廷画大师的作品再次相逢,你会发现,数百年前的风雅,到了今天依然轻盈且迷人。

  清代宫廷笃信佛教,许多皇帝都有抄经的习惯,其中康熙和乾隆二帝尤为用心。据记载,即便在行军路上,康熙帝也抄写《心经》,乾隆帝更把抄经当作一个固定的仪式。

  经过出品方故宫宫廷文化专家多次争取,获得故宫博物院馆藏的康熙、乾隆御笔《心经》中的书法水准极高、极为珍贵版本;及康熙御笔《金刚经》、《药师经》选句若干,又经专业编辑制成可供描红或临摹的抄经册、抄经页。

  抄经册、抄经页用高级书写纸印刷,纸张吸墨性极佳,即便有时候下笔墨量稍大一些,也能快速吸干而不向四周晕染。

  在倍显匆忙与急躁的今日,哪怕是只有半刻闲暇,展开经文,凝神执笔,从皇上的落笔处开始抄写经文的感受极为独特。

  为了让你更好地体验宫廷习字、作画、抄经,《我在宫里学字画》套装为你配备一整套宫廷风格文房用具,免去你在兴致来时,再去四处寻找笔墨纸砚的麻烦。

  从练字用的兼毫毛笔、画画用的国画毛笔,到便于携带抄经的钢笔式毛笔,套装内,光笔就配了三支:

  练字毛笔:笔杆为黑檀木,笔头为7:3的狼羊兼毫,既能驾驭文征明的“蝇头小楷”,写起清秀圆润的赵孟頫行楷、以及酣畅淋漓的《兰亭序》也能一气呵成。

  国画毛笔:笔头为手工制羊毫,因其柔软、吸墨量大,非常适合用来练习画国画。

  钢笔式毛笔:只需按照平时用钢笔写字的方式握笔即可,便携好上手,让写字、抄经变得非常轻松。

  套装不仅配备练字专用墨汁一瓶,也为钢笔式毛笔搭配了一盒(6支装)墨囊。

  套装内搭配小砚台一个,为歙县原石经手工水磨雕刻而成,其造型圆润,砚心有高低错落,便于舔笔;

  套装内搭配原木镇纸一条,其造型简洁,手感恰到好处,镇纸上方嵌铜片一枚,不仅在美感上起到“点睛”作用,也可搭配香插使用。

  葫芦香插既可单独使用,也可以跟镇纸一起搭配使用,不燃香的时候也可以当做是一款非常雅致的笔搁。

  当故宫博物院馆藏的传世书法+名家画作+御笔经文,遇见笔墨纸砚+镇纸+香插+线香等宫廷风格文房用具,在开箱的第一时间,仿佛身在宫苑,笔下是六百年云烟。

  无论自用,还是作为赠礼,《我在宫里学字画》都是一份非常拿得出手的来自故宫的礼物。

  当故宫博物院馆藏的名家书画、深宫大内的御笔经文和宫廷风格文房用具成为你赠予他人的祥瑞礼物,当习字+作画+抄经成为你们的共同语言,《我在宫里学字画》不仅是一份礼物,更一份隆情厚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