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书画家都是“欠债人”你的“欠债清单”还

2021-09-04 18:20

  羡慕作家朋友,作家往哪儿一坐,既受人尊敬,还不会给自己招惹麻烦,谁也不会见面就说你给我写本书吧。

  画家可就不一样了。那些真真假假的著名画家们自不待说,单拿我一个普普通通爱画画的人为例,年年岁岁、南北东西,我都不知道自己得罪过了多少人!

  很多人一上来就说:“兄弟,你得给我搞张画啊!”有时候,甚至在厕所里碰上一个半生不熟的人,他也会在你痛快淋漓的瞬间不失时机地给布置作业,明言一定要给他个面子,让你突然有了便秘的难受。

  不过,我最遗憾的是差不多所有开口要画的人都不知道我的脾气,不知道我是一个在随父母下放农村时一丁点儿年纪就被饿晕死过两回的人,而今既然粗茶淡饭能吃饱了,并且吃得还不是张口就要画的人所施舍的饭,那么,以我的理解,我有什么不是,凭什么就该捧起你的面子而委屈着掏空了自己的里子(我没有一挥而就的本事,我的每一张画都是反反复复“挥”过多少张后才敢勉强拿出来见人的,更不用说几十年的画里画外的大量精力与物力的投入了)呢?

  至于说你是相当于居委会第一主任那么一个大官,或者你是个欠了银行一大笔贷款的大老板,在人前觉得自己有钱有势,多有面子,于是我就得给你面子了,则实在有点霸道得没有分寸,仿佛你家一双普通的袜子在别人看来就得当它是一件名牌内裤一般,这真不合适呢。

  尤其是面对我这样一个小时候连鬼都差点见着了的人,我哪里会在侥幸活到了半百之年后反而害怕起一个光天化日之下的大活人呢?所以,一些自己把自己看得很大很有面子的人常常就因了我的不识抬举而被当众折了面子了,不高兴了。

  可是,伙计,我得说,这过错委实不在我,你真不该跟我生气计较的。要知道,我赖以生存的,只有这蹩脚的画,我的画也是一件一件贴有自己标签的商品哩。

  正因为这样,试想一下,如果我路过一个人的小卖部,就要他拿条烟送瓶酒给我;我见到卖衣服或者皮鞋的,刚刚打个照面,便想穿上人家免费的衣裳或鞋子;或者我偶尔认识了卖房卖车的,无缘无故就要他“给我一个面子”;甚至,下流一点,假设傍晚散步时邂逅了一个卖淫女(对不起,现在应称为失足妇女了),就因为有点面熟,我是不是就可以要她去做一宿的“义工”呢?

  显然,这都是很下作的,被人拒绝,罪不在人。是的,孽造于己,非不自省,反责于人,真是岂有此理!真的是岂有此理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