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玉言另一面的Allan小 杳

2021-10-28 02:47

  图:盛智文拥有过人的生意头脑,数年前有出版社以他为题出版了《盛智文策略:化危为机的思考艺术》一书。\资料图片

  上周应盛智文先生邀请,到他的兰桂坊作客。今年六月一个论坛间隙用会务餐时,我与他、汤家骅等“大咖”坐一桌。此后多有互动。他让我称他名字“Allan”。我们常常互传文章、视频,我也分享音乐给他,他很喜欢“Its one of my favorites”。

  在许多人眼里,他是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成功大亨盛智文,其实他也是一个非常nice的好大叔Allan。

  仅仅从这场一见三折安排可瞥一斑。九月上旬Allan邀我共进午餐,提出两个时间:十月六日或七日。我说七日Okay。不料我七日要主持一场座谈,恐怕午餐赶不及,于是提前一周告诉Allan有“very important business”可否改期?(果不其然,这个座谈会持续过了中午)他表示理解,又提出两个时间十二或十三日,我说十三日吧。结果又来了八号风球“圆规”,餐叙再次延迟,他再次重新安排。让这位七旬大boss费心费神,我很过意不去。Allan始终耐心亲切,春风拂面。

  到了约定餐叙的周四,Allan发信问是否需要车接,他很细心地告诉我车牌号和车型。刚下楼,司机就在门口向我招手。司机Steven告诉我,出来之前Allan把我的照片发给他,所以他一眼就认出来了。快到时,Steven说Allan亲自来接你了。果然Allan站在路边,标志性的立领白衬衣,满脸笑意。他叫我“Beijing girl”。

  我们在加州大厦二十四楼餐馆Aria用意大利餐。餐后又去他办公楼转了转。来港几年,我这个“宅人”还是第一次踏足这里。一坐下来,Allan问我很忙吧,是不是因为疫情两年没回北京了。他说自己也很久没离开香港了,不过“七一”去了北京,获中央邀请出席庆祝中共建党百年庆典──说到这里,他有点小得意。

  他向我介绍公司情况,讲他的成长经历,他对中西文化制度的看法,他对内地和香港的感情。我过去知道他的公司从时装起家,以餐饮做大,听了介绍才了解兰桂坊已经成了多元化多业态的国际型企业集团,涉足餐饮休閒娱乐、电影制作、地产等诸多领域。仅一个加州大厦,就有酒吧、餐馆、生活时尚品牌等,包括潮州菜、意餐、日餐、法餐等多国多地风味(The finest cuisine from the world)其多元化、国际化尽显无余。中午时分也客流不断、十分火爆。事业遍布世界,Allan给我看在上海的大厦、泰国的休閒酒店照片,从设计到布局都精美之至。

  我也才知道,年轻的Allan是一个瘦高帅哥。大约五十年前,创业青年Allan站在兰桂坊路牌下,阳光般灿烂笑容,最醒目的是一头浓密鬈发。中年的Allan是一个翩翩绅士,一身灰西装,那时他主要做时装生意,自己也酷酷的样子。如今,浓发尽去,笑容依旧。始终是那个Allan。

  不变的,还有他良好的生活习惯。他每天早晨五点半起床做一个多小时健身,坚持五十多年。不变的,还有他的中国情怀,还有他为人的真诚。

  他的办公室位于加州大厦不远处一座写字楼。室内摆满了陶艺、字画、金质十二生肖,充满中国风。最醒目的是七红一白八个男孩雕塑,有的手拿冰激淩,有的被蒙眼猜谜,神态活泼可爱。Allan说这是他在北京一家Gallery看到的,很喜欢,就跟人家商价买下来。办公桌上还有一堆动物玩偶:小狗、小老鼠、猫头鹰、关公等,造型拙朴。他把办公桌后一张大照片拿出来给我展示,是《哈利波特》中的巫师,他说照片上的人是他扮的。从神态到造型一模一样,我还真以为电影里的巫师就是Allan出演的。想起他公司制作的电影专注于恐怖片类别──哈,Allan也有搞怪童趣的一面。

  他曾五次获习总书记接见。二○一七年习总书记来香港视察会见各界人士,当时他站在人群中,习总书记一眼看见他,径直走过来同他握手问好。我留意到他把二○一五年APEC会上与习总书记交谈的照片,存放在“我的最爱”相册里。

  我问他,之所以加入中国籍,是因为喜欢中国文化还是认可中国制度,他说“both of these”。他欣赏中国执政为民,亲眼见证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好。他也喜欢中国文化,他举例说防疫和戴口罩,西方总是强调个人自由,而在中国,人们自觉遵守政府防疫规定、自觉戴口罩。

  从下车到餐厅再到他办公楼,所经之处,中外籍服务员经理、食客、路人,不停有人同他打招呼,Allan一一微笑点头。走在巷子里,我们正要拍照,两位女生主动过来帮忙,Allan说是公司staff。公司有很多年资几十年老员工。司机Steven说,他原在一家酒店代客泊车,认识Allan。得知Allan想招司机,自告奋勇先幹六个月,招到人再走。半年后觉得Allan这个boss太好了,舍不得走了,一留就是三十二年。从三十二岁直到六十四岁,Allan看着他成家有小孩及至孩子长大,他也看着Allan的孩子从小到大。彼此如同家人。

  我带了两个《小林漫画》邮摺,一张写“Allan, All best wishes to YOU”送他,另一张请他写给我。餐后他主动提醒“sign the card”,用左手一笔一画地写下我的名字“nice to meet you”,还画了一颗大大的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