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品《古玩》中的家国情怀

2021-10-14 15:30

  稀世珍宝、人世浮沉、家国情怀,将这些元素云集于一身的北京人艺传奇大戏《古玩》再度归来,于12月12日起在首都剧场跨年上演。

  《古玩》于1997年首演,创下场场爆满的佳绩。去年,新排版首度亮相,郑天玮编剧,唐烨导演,王雷、荆浩、傅迦、雷佳、苗驰、李小萌、王君瑞、张万昆、邹健、何靖、闫巍、李麟、闻博、石云鹏、连旭东、罗熙等演员联袂出演。此番上演,不仅作为北京人艺2020年度的演出压轴,也将开启2021年新年演出的大幕。

  《古玩》正如剧名,表面说的是物,实际讲的是人。全剧描述了从清朝末年到民国初年在一条古玩街上的一群买卖人,他们曾为了稀世珍宝明争暗斗,却在最后关头守住了做人的良心和民族的气节。这样一部讲述行业内部的传奇剧,自然离不开专业性的支撑。导演唐烨介绍说,“1997年这部剧目上演的时候,观众对于古玩行还有一定距离。而现在,大家多少都会有一些古玩和收藏的知识,这就更加强调作品的专业性。所以我们每一个细节都需要讲究,比如原来剧中有一个大宋钧瓷的碗,为了体现大家对它的欣赏,要在手中传看,可是经过专家老师的指点,这样的动作在专业圈子里是不可能出现的。”同时为了让人物更加丰富,剧中还加入了部分独白,把人物的心路历程梳理得更加明晰,很多人物处理上也更加合理,“比如隆桂臣为什么会造假,金鹤鑫为什么要揭穿,我们都在剧中给出了清晰的解释。”唐烨说。

  唐烨认为,从原来立足于讲好故事,到现在更想讲这样的一群人,讲述每个人的心路历程,《古玩》这个传奇剧在人物刻画上更显深刻。“剧中的人物经历了三十年沉浮所产生的变化,以及人物和人物之间关系的变化,是我们想展现给观众看的。”因此观众在剧中不仅可以看到一种传统的叙事方式,更可以看见其中被赋予的现代精神。没有符号化、工具化的人,每个人物都有清晰的脉络,观众在他们身上看到了人身上的真实和可贵,从而产生共鸣。

  每幕十年的跨度,前后跨越36年,这样的作品全部由中青年演员挑大梁,也是该剧的一个亮点。“一部戏出来一两个演员让大家眼前一亮是正常的,但是出来一台演员,完整的集体亮相,受到观众和专家的认可,这很难得。”唐烨说,“这部戏是群戏,不是为着一个中心人物,需要顾及到每个人,而且他们之间也在互相为对方提建议。”无论是王雷塑造的隆桂臣和荆浩饰演的金鹤鑫之间的亦敌亦友,惺惺相惜,还是他们和傅迦饰演的韩红木之间的相互帮衬,雷佳饰演的秀王爷与他们的世交之情,李小萌饰演的落魄格格倪香自身命运与古玩行人们命运的交织,以及苗驰扮演的日本人黑山与所有人形成的对立与矛盾每个人物都不是单独的存在,他们相互依托,用人物关系构建出整台戏的根基。而这些年轻演员们也用自己的表现,让观众看到北京人艺中青年演员站在舞台中间的实力与信心。据悉,此轮演出将持续至2021年1月3日。

  在以京味儿戏见长的北京人艺舞台上,有一部作品有着自己独特的地位,那就是由李龙云编剧的《小井胡同》,这部诞生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作品被誉为“解放后的《茶馆》”。

  新编京剧《关天培》在长安大戏院上演,也标志着首届京味儿文化戏剧节的大幕正式拉开。

  “风雪会长久地管治着世界,明媚的春天不会回来了。”舞台上的这一幕风雪,被李六乙展现得残忍又唯美——15日晚,北京人艺经典线年再回这一方舞台。

  大幕拉开,一个让人颇感压抑的大宅出现在舞台上,穿梭其间的人群在这个“家”里上演着一幕幕的戏……

  「博古:亚洲艺术珍品」雅集逾170件中国、日本、韩国、印度、喜马拉雅与东南亚绘画及艺术珍品,横越数百年历史长河,艺聚一堂。

  9月24日,著名戏剧家曹禺(1910年9月24日—1996年12月13日)诞辰110周年的当天,北京人艺用他的代表作《雷雨》纪念自己曾经的院长,并由此正式开启一系列的纪念活动。

  《阳光下的葡萄干》是非裔美国剧作家洛伦·汉斯贝瑞的名作,于1959年在百老汇上演即大获成功。之后,英达的母亲——北京人艺演员、翻译家吴世良将作品翻译成中文。

  9月1日晚,北京人艺2020年首部新戏《阳光下的葡萄干》登上首都剧场的舞台。

  对于很多观众来说,《洋麻将》的再次上演,对于2020年的我们有着更为深刻的意义。

  疫情防控期间,线下演出活动按下暂停键,在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后,现在终于到了按下重启键的时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