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德资深藏家谈古玩艺术品市场乱象及打假分分

2021-10-21 20:56

  每当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前后,各行各业维权、打假的呼声便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古玩、艺术界又该如何维权与打假呢?古玩行业有“不打假、不三包(包退、包换、包赔),出售赝品不算骗人”这一不成文的规定做护身符,又有《拍卖法》上“拍卖行不保证真伪”这一免死金牌,导致古玩、艺术品市场赝品泛滥、乱象丛生。

  今年2月傅抱石外孙女傅蕾蕾发表一篇微博称,近期在香港荷里活广场所展的“傅抱石画展”,其中的15幅作品为赝品的事件引发众人关注,更是掀起了一场“微博打假”与“艺术家维权与话语权”问题的讨论,但是,古玩、艺术界打假又谈何容易。日前,记者采访顺德一位在古玩艺术市场爬摸滚打几十年的资深藏家梁顺生(为保护受访者个人私隐,本名字为化名),以业内人士的身份发表对古玩艺术品市场乱象打假的个人看法。

  随着古玩市场造假技术的不断升级,再加上如今各类“鉴定专家”满天飞,导致古玩、艺术品市场赝品泛滥成灾,鉴定的乱象更是让大众收藏、艺术品交易等行为成了“雾里看花”。而“古玩不打假,对错凭眼力”这一不成文的规定更是令买到假货的人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梁顺生:几百年以来,就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古玩没有退货”,所以打眼还不敢告诉别人。买到假货说明你自己功力低、眼力低,说出去会被人取笑,会影响你的“江湖地位”,所以权当交学费了。也有一些买了假货的人,自己吃亏了又去蒙下一位,古玩行不是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么:“傻瓜买傻瓜卖,还有傻瓜在等待。”这也是形成卖假市场长久生命力的原因之一。

  梁顺生:首先是国家没有法定机构去鉴定这件东西真假;其次是一些国家鉴定机构退休专家昧着良心去搞私人鉴定场所,为了收取鉴定费,信口开河,还有一些国家鉴定机构的行政人员,原本是外行,也拿了鉴定资质证到处给人出证书,把假的说成真的。

  第三就是古玩艺术品市场一部分不法商人为了图利,做旧作假,一些拍卖行管理不善,假拍、拍假,还有一些个人艺术品经营机构办展览、做局,找已故画家亲友作伪证。比如去年以7000多万人民币创下徐悲鸿作品最高拍卖价的《人体》油画事件,就有徐悲鸿长子徐伯阳与这幅画的合影及其出示的“背书”,后来不是证实这幅画为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学生的习作吗?

  从买家角度来说,有些人赚了钱,不脚踏实地学习,自以为是,把假货当作真货来买,由于他们都是真金白银掏钱买,身边的亲朋好友以为是真货也跟着买,买假群体的形成客观上无形造就了一帮卖假团伙。

  还有一个不成理由的理由,在全国有相当一部分所谓古玩店几乎都在卖假货,一旦给人识破,便骂人、埋怨别人影响其做生意,所以有人同情他们也要养家糊口,即使识破也不作声,难道掏钱买了假货的人的钱是天下掉下来的吗,他们的钱也是血汗钱,买到假货心里也很疼。古玩店卖假货明明是骗人的行为大家还认为合情合理,也无疑是对卖假风气一直存在的纵容。

  梁顺生:这个比较难。首先文物鉴定没有立法,其次没有主管的打假部门,没有懂得专业知识的打假队伍。比如你买到假古董去工商局投诉,工商局的人也不懂,谈何打假?

  记者:据媒体报道,分分快三文化部今年重点治理艺术品鉴定市场乱象,将进行艺术品鉴定试点,对此,你怎么看?

  梁顺生: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瓷器、青铜器、玉器等还可以寻求科学鉴定,但字画怎么鉴定?家具又怎么鉴定?

  其实现在存在一个很大的漏洞,省一级、国家一级鉴定机构真正有资质的专家有点青黄不接的感觉,专家队伍良莠不齐。在专家中又有两只队伍,既有真专家,也有假专家,随着有真才实学的一些专家的故去、退休,真专家队伍越来越萎缩,而越来越多为了图利的人混到专家队伍中来,并且还占据了一定的话语权。比如一些地方电视台聘请所谓的专家主持鉴宝节目,其实是误导了广大电视观众。

  记者:在国内缺乏权威鉴定机构与程序的情况下,作为藏家,该如何应对古玩、艺术品市场的诸多乱象呢?

  梁顺生:虚心学习,不要自以为是,以为自己什么都懂,要从真正懂的、有知识的人身上学习。但是基础知识只占35%,经验占65%。关键要多看、多听、多上手。

  收藏古玩、艺术品,不妨先从假的开始学,比如去潘家园先看几个月,把假货看顺眼了,知道哪些是假的,假在哪里,才不会轻易受骗上当。还要到真正的收藏家家里去看,去古玩、艺术品成交的过程中去看,看别人怎么成交,若是真货,则马上谈价钱,假货,则很客气地说不合适,去拍卖行看,真的人人追捧,假的则无人问津,去博物馆看更是必修课;还要多摸、多上手,假也上手、真也上手。比如掂重量,偏轻偏重都有问题,摸瓷器,看有没有用旧的痕迹,感受天然的滑和人为的滑等等。

  总之,古玩收藏这潭水很深,还有很多漩涡,一个不小心,也许就被拽下漩涡去。之前曾有人大代表提出文物打假,设立专家鉴定终身负责制,但我觉得这不太切合实际,最关键还是靠自己练就火眼金睛,方能少交学费。

  记者曾在微博上@吴澍言论(吴澍,有收藏界“深喉”之称,曾出版长篇报告文学《谁在收藏中国》、《谁在拍卖中国》、《谁在忽悠中国》等),问他艺术品市场如何打假?吴先生回我十六个字:“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珍爱生命,远离收藏”,外加一个嬉笑的表情,是对艺术品市场乱象的戏谑还是对打假之难的吐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