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痴”捐近千件毕生藏品 系秦汉、五代文物

2021-10-27 01:37

  东莞民间博物馆可谓遍地开花,但修成正果的几近于无。日前,南京艺术学院客座教授、东莞古文物收藏界资深人士舒扬(应本人要求使用化名)正式宣布将自己费尽毕生精力的秦汉、五代文物近千件收藏无偿捐献给东莞市理工学院。如无意外,东莞将由此诞生首个大型私人援建博物馆,舒扬也将成为个人援建博物馆第一人。

  莞城区一处由旧楼翻新的工作室兼馆藏室内,除了供客人喝茶的一小块空间,其余场地摆放着大量的古玩玉器,散发着神秘的色彩。

  展览馆内,秦砖汉瓦、汉唐遗物等四百多件藏品应有尽有,光是两汉文物就价值连城。它们的主人舒扬年近六十,目前为南京艺术学院客座教授、文物鉴定、收藏和拍卖专家。他不仅是它们的拥有者,更对它们的来源、用途和几千年的经历烂熟于心。

  聊天时间,他从玻璃柜里拿出一块乳白色的玉雕把玩着,眼中满是爱惜。据他说,这是一块古人戴在身上的玉佩,上面有着极其精美的花纹。“把自己三十多年跑遍了世界各地搜集到的秦汉、唐宋时期的文物捐出来,这个需要勇气,弄不好还会产生误解,别人会认为我有所企图。”

  此前,舒扬从未公布自己捐献毕生收藏的决定。后来,他改变了这个想法。舒扬认为,社会有必要了解这么一批无法用金钱估量价值的东西,去近距离了解它们、研究它们,至少对于普及历史知识,掌握历史文化有帮助。“知道自己的祖先有多么聪明,在几千年前就可以用极其原始的工具打造出如此精美的器物,这是正能量的释放。”舒扬说。

  “从事古董收藏和拍卖几十年,经历了很多次起落,曾经腰缠万贯,也曾经落魄不堪,如今我并不缺钱花。早就过了拿着古董换钱花的阶段。这些祖先留下的东西就我一个人藏着把玩?有意义吗?留给子女?弄不好反而害了他们。因此,文物、古董最好的归宿就是留给社会,找一家有能力保护也懂得保护,并且懂得珍惜和利用的机构来看护,按照我的理解,高校是最适合不过的场所。”

  舒扬说,他作出的这个决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捐给东莞类似于理工学院这样的本地高校,他不需要任何回报。为了让社会知道这批文物的研究价值,他可以提供国家文物部门、省文物部门的鉴定报告。

  东莞市理工学院宣传部叶女士告诉记者,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欣慰的想法,理工学院会认真地对待。不过,理工学院需要研究出一套妥善的保管方案,以免出现纰漏而带来不必要的损失。目前,学院有关领导接到舒扬的详细方案后,正在进一步研究其可行性和合作模式。

  本次捐出的数百件秦汉、唐宋的文物中,绝大部分是舒扬在从事收藏的三十年时间内,一件一件地从世界各地搜集回来。其中有相当部分是以不同的渠道从欧洲各国购回。

  根据舒扬提供的资料,为理工学院准备的待捐文物中,绝大多数是汉代彩陶物件,这一批世所罕见的文物早年被一位瑞典华人收藏,曾经在世界各地多处公开展览,得到了国内文物界权威专家的一致认同,从国家制定的文物分级标准进行归类,全部进入到一级到四级标准范围之内。

  “这三十年,我基本上是在世界各地到处寻找祖先留下的宝藏,只要哪里出现了值得研究和收购的物件,我一般都不会放过,中间的波折和坎坷一般人是难以体会的。”

  正是有了几十年的坚持,舒扬手中积累了文物收藏品系列。他把这些收藏品整理分成秦汉、唐宋、明清几大部分。

  “只要到了自己手中,基本上就不想再出手了,别人出再多的钱,对我来说都没有什么意义。因为我觉得这些东西最后应该有一个好的归宿,这是我这些年一直在思考的问题。”舒扬说,自己不想把东西买回后就送进保险柜。而是把他们放在书房中,一有空就拿出来把玩,感觉自己是在和古人对话。

  比起当前众多半路出家的收藏者、鉴定师、拍卖师,舒扬显然属于根底扎实的科班出身。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第一份工作在老家江苏文物部门。随后短暂闯荡改革开放最热的前沿阵地深圳,1987年,深圳锦绣中华筹建,他曾参与过园林建设。

  没过多久,海南刚刚设省,舒扬只身到海南寻找自己的理想。然而,在海口人才市场,博士硕士并不稀罕,大学生更是满大街都是。工作很难找,经常是一个岗位引来成百上千人争抢。这期间,舒扬盘缠用完,不得不放下知识分子的面子和尊严,摆地摊、卖炒面,就为了留在海南等待机会。“一天辛苦下来,赚到的钱刚刚够吃饭。找到一份可以应用自己所学知识的工作,是那个绝大多数南下知识分子的追求。”

  后来,舒扬去海南省政府研究会做了秘书长。在这里的两年时间,他协助政府做文化项目的调研、策划和执行。“大家最为熟悉的三亚南海观音是我策划的方案,这个项目成了今天当地最有名的人文景观之一。”

  再后来在海南文物总店的工作经历让他接触了大量的文物专家、古董鉴定大师以及收藏品市场。之后,年过不惑之年的舒扬回江苏倾其所有开了一家古董字画拍卖公司。

  舒扬:“我也有所心理准备。只能说他们难以理解一个文物爱好者的心情。还是那句话,对于祖先传承下来的东西,任何个人都没有资格私自拥有,是属于社会的。”

  舒扬:“想过,这些东西留给他们当然足以丰衣足食,但是说不定会害了他们。但一会让他们丧失进取心,二是他们或许没有能力保护好。”

  舒扬:“你看我名字都不想透露,哪有什么回报。唯一的条件就是我会在有生之年跟进博物馆的完善和维护,让他们得到有效的保护。”

  舒扬:“这正是我要做的,一方面让它们被社会大众了解,另一方面我希望这些文物会激发更多的收藏者拿出自己的藏品,供社会了解。这才是文物应有的价值。”

  舒扬:“我已经决定待在东莞,利用自己的特长,写一本关于文物的书籍,让大众掌握鉴定、收藏古玩的一些基本知识,这个行业水太深了,乱得很,再不清理一下,会失去起码的原则。”

  对于天祝铜牦牛的断代,或曰“元代”,或曰“铸造时间不晚于明代”,或曰“或许...

  《西垂有声——天水地区秦文化与西戎文化考古成果展》日前在国家一级博物馆甘肃省...

  中国祁连山区甘肃省张掖市肃南裕固族自治县境内再次发现多处岩画,其中有刻绘生动...

  就在上周末,海昏侯墓考古队领队杨军来到首博,为大家讲述了那些有关海昏国的未解...

  周三,《五色炫曜--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成果展》将在首都博物馆开幕,“富甲一方...

返回顶部